主页 > C泰生活 >神回春的年轻灵魂-黄嘉千 >

神回春的年轻灵魂-黄嘉千

神回春的年轻灵魂-黄嘉千

黄嘉千接了生平第一齣歌舞剧,剧情大纲一个字都没公布,光打出她和曾国城两个人的名字,戏票就秒杀售罄。票抢得太快的观众也别担心,故事听来十分有趣,饰演妈妈的黄嘉千意外和饰演女儿的关诗敏交换灵魂, 妈妈的情人曾国城也被蒙在鼓里;舞台上,灵魂交换只能靠演技来实现,黄嘉千要在自己的「老肉体」内演出一个「上错身」的年轻灵魂。天知道,黄嘉千只要能出门演(换)戏(气),就会自体回春了!

真希望黄嘉千是开玩笑的。她为女儿夏天明了一个「救妈妈」游戏。只要夏天练琴时弹错一个音,在一旁陪练的她,就要罚站,弹错第二次,她就得变成单脚站立。再错,半蹲,夏天慢慢弹对了,她才能慢慢恢复。夏天是不是个善良的孩子,从她总是语带哽咽对着半蹲的黄嘉千说:「妈咪对不起」就能判断。夏天常会吵着要和黄嘉千交换位置,然后地嚷嚷:「妈咪弹难一点!」满心期待「摺身体」的乐趣。小女孩非得玩得开心了,才肯乖乖回去练琴。

钢琴虎妈内心戏

通常,游戏的最高潮都发生在黄嘉千已经把自己摺成一张桌子,或是上演《大法师》里惊悚的扭曲肢体,然后她还要催促分心的夏天:「没关係,妈咪撑得住,妳赶快弹,妈咪就可以回来了(断气音)~「我听得瞠目结舌,这才发现黄嘉千眼角的每个细胞都刻着一个累字。」我女儿的钢琴老师说,我真的可以出一本教孩子学钢琴的家长守则,因为我改变太多了!「黄嘉千来自一个钢琴比课业重要的家庭,从小,被要求每天坐在钢琴前一时,这是她心中天经地义的长之路,而今时代变了,老夏克立让夏天学钢琴的条件一天半小时就好」「不然拉倒(不要学了) 」。她再三强调自己不是要让夏天成为钢琴家,更没想过複製另一个自己,只是想从小培养女儿内在对艺术的感受云云。我要黄嘉千承认自己过度望女成凤,她才郑重地说:「最开始,我是不让她学的。」「我那台钢琴很神圣,她说」妈咪我想玩」,我还告诉她钢琴不是用来玩的。」于是夏天盼着家里的钢琴却一整年碰不得,爸爸还买了玩具键盘让她过乾瘾,但夏天无论如何就想」玩真的」。「后来她说她想学弹钢琴,我告诉她要想清楚,阿嬷当初让妈咪学,是没有回头路的。」

折腾了许久,夏天终于还是一偿所愿,但旁观者来看,怎幺都像是这位妈咪以退为进的迂迴战术奏效。但黄嘉千的内心戏还很多,当夏天可以成功地双手联弹时,爸爸当场惊呼:「妳好厉害!」认定女儿十分有天份,黄嘉千在一旁OS:「这学就会啦,你没办法,是因为大人骨头硬,所以学钢琴最好从小学嘛」黄嘉千忍着笑意:「这样也好啦,我们才会有共识一起培养这孩子~(大笑)」小小的一家三口,却充满谍对谍的戏码,夏天与妈咪的战场是钢琴,妈咪与爹地呢?「我老公如果要跟别人演床戏,我一定会觉得很怪!」黄嘉千脸上刷过一层云雾。「有发生过吗?」我问。

神回春的年轻灵魂-黄嘉千

脑公 别接亲热戏

「有啊!之前好像有要跟人演一对夫妻」黄嘉千看我眼神一亮,赶紧解释:「我先看剧本,是因为要解释中文给他听。」「尺度是?」「就好像跟女主角有点亲密,好像要把她压不知道去哪里。」「壁咚?」「好像有那类的,但我就觉得(深吸一口气)「黄嘉千摆出一个Are you sure ?的眼神,然后又赶紧把自己拉出来。「我自己也是演员,我知道这是演戏,但就觉得好怪。他要跟别的女人这样」后来,夏克立还是完成了那次的表演,但黄嘉千硬是耐着好奇心,既没去现场「探班」,事后也没过问半个字,甚至连成品也没看。

「欸!重点是,我没问,他也没跟我提耶!我们俩就这样冷淡处理。」原来黄嘉千还是悄悄记了一笔,我噗嗤一笑:「他不知道妳是这幺多小剧场的人吗?」「他知道我会,可是我选择不去提,就少一次莫名其妙去争论明明没发生过的事,他是演戏嘛∼」「你知道,有时候女生某些点会惹怒男生,你问的问题可能无意,但他听来就是有刺啊。」说着,黄嘉千自己一人分饰两角,你问我这什幺意思(怒)?「问一下就这幺大反应,你是不是心虚(冲)?」以下跳过十分钟黄嘉千唱作俱佳模拟夫妻吵架的演出。大抵和一般人没什幺不同,但黄嘉千倒是坦承:「我老公对我拍什幺戏是大方的啦,是我比较不大方。」新戏和曾国城扮演一对情侣,夏克立就完全不当一回事。黄嘉千替夏克立大笑:「他对自己很有自信,而且他应该比城哥,帅多了吧∼」

神回春的年轻灵魂-黄嘉千

黄嘉千(左)与曾国城(右)将在最新舞台剧《爱呀,我的妈》当中载歌载舞演出一对情侣,票房不俗。

自己就是对手戏

虽然黄嘉千自认肢体障碍,但还是很高兴能再次登上舞台,满足藏在心中的歌唱魂。为求完美,她排戏到深夜还自己安排午夜行程,到酒吧客串演唱。舞台剧一巡演就是半年,自己带小孩的夏黄夫妻,行程势必得机动变化。「他知道我是爱表演的人,也知道很难阻止我,但他会用另一种方式告诉我,我们现在要以家庭为重。」黄嘉千说。身为妈妈级的女艺人,工作与家庭永远是一道难题,但她似乎把这题的答案想过几千遍了。「这几年,你会觉得已经不需去跟人家争一个位子。我很幸运在从事热爱的工作,这工作不会跑掉,但家庭会变化。」「当你把家庭放在上面的时候,工作只是一个让家庭生活更好的辅助条件。」黄嘉千说到兴头上,不顾时间硬是加码告诉我,夏天有时会有这样的要求:「我现在可以自己一个人玩吗?可是妈咪,我爱你!只是我现在想跟娃娃讲话」夏天抬起大眼睛长睫毛,黄嘉千露出母爱微笑:「嗯,我知道。」怎幺毛毛的?原来小剧场也会遗传。

神回春的年轻灵魂-黄嘉千

夏克立(左)与黄嘉千(右)夫妻带着6岁女儿夏天(中)出席《因为爱,陪你做公主》新书记者会。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