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K辉生活 >《剑魂如初》连载 1 >

《剑魂如初》连载 1

《剑魂如初》连载 1

文/怀观

序——千年之约

「我偶尔会做一种梦,梦境真实到不可思议。」

触目所及尽是全然的黑暗,随着烟味传来,木柴在炉中爆裂的劈啪声响起,周围逐渐变亮,照出一个陌生的环境。这是一间宽广的茅草屋,角落里有竹管引山泉,注入鹅卵石堆砌而成的小池中,池子对面矗立了一座砖炉,淡青色火燄在炉内翻滚跳动。

「全神贯注,只靠一双手,要将心底的无形意念,锻造成有形的物品。」

身着襦裙的少女推开门,走进屋内。她用麻布带繫起袖口,从炉子里抽出一柄烧到半透明的黑色长剑,举起铁鎚敲打数下,迅速将剑放入小池中。霎时间,水雾蒸腾而起,随风往外飘逸,慢慢在半掩的柴门外,形成一名闭着双眼的男子幻影。

「无痛,亦无惧。」

风微动,少女举起剑,散落的髮丝碰到剑刃,立即断成两截。她轻抚剑刃,一不留神,竟在指腹上拉出一道伤口,剑身随即缓缓散发出寒光。

「只在某一刻,忽然听见⋯⋯万物瞬间俱寂。」

在她身后,幻影骤然张开眼睛。

1. 面试

夏末清晨,几丝云絮飘蕩在碧蓝色半透明的天空。

太阳虽然还未散发热度,却已透过玻璃窗,照进小巷尽头的一间平房,将桌上几十块天然磨石照得闪闪发亮。各式各样的挫刀、焊枪、铁鎚等工具井然有序挂在墙壁上,让这间专门修复古代兵器的工作室,乍看之下就像一间老式的迷你工厂,杂而不乱,既热闹又孤单。

应如初踩着一辆半新不旧的脚踏车,慢慢弯进巷子里头。她有一双大眼睛,又圆又亮,平常笑起来水汪汪的,让人完全忽略了她其实并不特别美,而且眼底藏了一股倔强。

不过如初今天脸上没什幺笑容,身体则略嫌紧绷。她走进工作室,先套上围裙,将及肩的直髮绑成马尾巴,然后再走到桌前,从特製的密封长匣中取出一柄无鞘的古剑,将剑平举至肩,偏头仔细观察。

这柄剑长约一公尺,刚来的时候状况极差,全身上下又是鏽又是伤。她花了大半年时间帮剑条整型,再做除鏽,历经粗磨、细磨,如今剑身平滑闪亮,一靠近便立刻可以感受到森然寒意扑面而来,刺得人双颊隐隐作痛。

经历过战场的古剑往往自带杀气,如初习惯了,也不以为意。她举起长剑,照惯例轻声对它说:「早安。」

长剑在空中发出一声低吟,像是回应,这种事以前可没发生过。如初大脑空白片刻,对着剑脱口而出:「哈啰?」

剑没再发出任何声响,而如初则在下一瞬间清醒过来,左看右看,不太明白自己刚刚到底在想些什幺。好在房里只有她一个人,无论怎幺犯傻都不必担心被瞧见。如初于是镇定地拉开电脑椅坐下,开始了古物修复师一天的日常。

起初心境还不够稳,她不敢进入工序,于是先收拾桌面,做些杂务。等心情沉澱到一定程度之后,她才选了一块拇指大小的细磨石,拿起古剑,动手研磨。

太阳慢慢往天空上方移动,她垂着头,身形不变,只有手腕一来一回,不急不徐,带着韵律感重複同一个动作。

早上九点半,户外行人车声逐渐喧哗,手机正好播放到一首她最喜欢的老歌,但如初已经什幺都听不见了。

这份工作就是这样,专心起来不要说声音,连「我」都会不见,只有手中的「物」存在,而时间换了座标,以千年为单位,往永恆无限延伸。

努力了两个多钟头,换来剑身上的一道细伤痕慢慢淡化,终于消失得无影无蹤。如初才停下手,就听见敲门声响起。

年约五十来岁、体态偏瘦的应铮打开门,站在屋外问:「妳怎幺这幺早就跑过来,吃过早餐没有?」

他的语气透着关切,如初转身,没回答父亲的问题,却举起剑,说:「爸,你看,快完成了。」

她的声音带着心满意足,但应铮瞥了长剑一眼,并未如往常般仔细检查然后给出评语,却对女儿说:「我想了一整晚,那边,还是太远了。」

这是她拿到「雨令文物保护公司」的视讯面试邀约之后,爸爸第一次表示意见。如初愣了愣,放下剑说:「直飞只要两小时,还好吧?」

「问题是,妳人生地不熟。」

这话完全没错,但如果每跨出一步之前,都得先将所有问题考虑清楚的话,她人生最大的可能性,就是一辈子留在原地不动。

如初不想起争执,于是斟酌着答:「也是啦,不过我学长姐去到杭州、上海工作的,有些也只认识一两个人就过去了。照他们的说法,好老闆跟好同事比较重要。」

「现在出去工作的人很多?」应铮问。

「还不少,而且⋯⋯」如初顿了顿,实在忍不住,说:「爸,他们还没要聘我。」

「会有的,没有这间也有下一间。」

应铮讲得一脸理所当然,如初平常很欣赏爸爸的这种精神,但下午就要面试了,她实在做不到如此乐观,只能苦笑着点点头,不说话。

应铮却误会了,他摸了摸下巴,又问:「如果我多接几张单,或者晚点退休,妳看怎幺样?」

当然不行。如初想都不想就摇头:「医生警告过了,你每天最多只能进工作室四小时⋯⋯啊,等等,你先别进来,我去开空气清净机。」

她站起身,冲到房间角落,打开一部将近半人高的空气清净机。应铮叹了口气,取出一只特製的口罩戴好,这才跨进屋内。

他走到另一张长桌前,拿起一把清代柳叶刀,以指腹轻抚刀刃,沉吟不语。几分钟后,如初看到父亲的眼神变得专注锐利,彷彿整个人与这尘世再无丝毫相关。这是进入工作状态的表徵,应铮磨刀向来不戴手套,长年累月做下来,手被划破割伤无数次,却依旧坚持。如初做不到这样,她低头看看自己的双手,转过头,再度拿起磨石,移往剑身的下一道裂缝。

接下来的两小时,父女再没交谈过半句话,虽然同处一室,却各有各的时空。

中午十二点整,两人一先一后停下工作。如初还没来得及脱手套,便听见机车引擎声由远而近,最后在门口停了下来。皮肤白皙、个子娇小的应妈妈拉开门,探头问女儿:「準备好了没?」

如初苦笑着摇头,应妈妈耸耸肩,说:「那也只能硬着头皮上啦!走吧,脚踏车留在这里,我载妳回家换衣服。」

「妳还需要换衣服?」应铮讶异地问如初。

母女同时无言片刻,如初以呻吟的语气答:「这是工作面试耶,爸。」

「那就更应该用平常工作的样子去面试,对方够专业的话,肯定能看懂。」应铮说得理所当然。

如初同意爸爸的话有道理,却不觉得可行。她低头看一眼身上沾满铜鏽的卡其裤,答:「可是,没有人这幺做。」

「那就算了,不冒险。」应铮立即反应。

过去二十二年,如初听了这句话无数遍。她跟往常一样,应了一声「了解」,走到屋外,举头仰望蓝到不可思议的天空。

下午两点,如初坐在爸妈卧房里的老梳妆台前,应妈妈就站在她身后,忙着把一小撮不听话的髮丝塞进髮髻中。

插上最后一根髮夹,大功告成,妈妈拍拍手,得意地告诉如初:「很漂亮,可以去应徵空姐。」

「需要这幺正式吗?我学长说这家公司重视实力,不在乎其他。」如初对着镜子问。

镜中的女孩穿着米白色的雪纺衬衫,配上一条藏青色的西装裤,脸上化了淡妆,头髮在脑后盘成一个麻花髻,看起来既优雅又干练,一点都不像她。

「重视实力很好啊,反正妳跟他们先谈了再说。」应妈妈在梳妆台边坐下来,手支着头问:「妳打听过了,那家公司真的没问题?」

「嗯,他们走精緻路线,很低调,从不上媒体宣传,所以才查不到新闻。」如初有点心虚地这幺说。

事实上新闻还是有,只不过照片里的公司高层都太年轻太漂亮了,古物修复这一行又不是影视圈,完全没有老一辈的非常奇怪。但他们开出来的职位描述完全就是如初理想中的工作,无论如何她要试一试,所以怪异处就还是先瞒着吧,也许他们为了形象,特地指派公司里长最好的人去见记者,对,一定是这样。

如初拿着机车钥匙走出家门,骑车直奔工作室。

铃声準时在两点半响起,如初按下通话键,笔电萤幕上出现一名四十岁左右的帅气大叔,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前,身形比军人还要挺拔。

如初可以感觉到自己整个人都在轻微地发抖。她将双手平放在膝盖上,一板一眼地跟对方打招呼:「您好,我是应如初。」

「我叫杜长风,雨令的修复室主任,幸会。那就请妳简单介绍一下妳自己,三分钟。」

《剑魂如初》小说连载 :看其他回

想一口气看完《剑魂如初》

《剑魂如初》连载 1

这里买

 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推荐